00

  云碧露记得自己昨晚喝酒喝的比较多,她那时候心情有些闷,所以就有些放纵故意多喝了,但是她还真担心自己的酒品,尤其刚刚皇逸泽看她的眼神,她也说不上来有什么,就觉的昨晚可能发生了点什么。

  她真担心自己说了些什么不对劲的话。

  云碧露问出口后,便小心翼翼的看着皇逸泽,想从他的眼神表情上看出什么来。

  皇逸泽神色有些柔和,点了点头道:“确实说了些什么。”

  云碧露一个紧张,焦急的一个跨步就上前抓住皇逸泽的胳膊,“我我说什么了”

  皇逸泽手中还拿着刀要切菜,看着云碧露的动作,心一提,赶快将刀放好,“我手里拿着刀,伤着你怎么办”

  云碧露依然抓着皇逸泽的胳膊,“我不管,你告诉我,我说了什么。”

  云碧露现在心情很忐忑,焦虑,因为在乎皇逸泽,所以她从心底里不想自己说什么怪异的话,怕影响她和皇逸泽的感情。

  皇逸泽低头深深的锁住云碧露,抿唇不语,只是给她将因为睡觉散乱的头发整理好。

  云碧露继续晃了晃皇逸泽的胳膊,因为着急,所以无意识的动作也是略带一丝撒娇。

  其实昨晚云碧露醉酒的时候,皇逸泽很喜欢,但是醉酒对她身体不好,他开口道:“我给你熬了汤,还放着,温热的,你昨晚喝的多,头肯定疼,喝了之后,就可以吃午饭了。”

  “午饭”

  皇逸泽点了点头。

  云碧露这才惊讶的转头看客厅的钟表,马上快十二点了,她这是多能睡

  “啊,这么晚了,我今天上午好像还有课。”

  云碧露冒冒失失的要跑出去,却被皇逸泽一把拉住,她一个惯性直接就撞到他怀里去了。

  云碧露反应过来,抬头,又撞向皇逸泽邪魅幽深的眼眸里,如漩涡般,能将人吞噬一样。

  “我我去上课。”

  皇逸泽深深的看着她道:“我帮你请假了,还有不想知道昨晚做了什么,说了什么”

  云碧露张了张口,突然发现舌头打弯,有些欲哭无泪,皇逸泽既然这样问,她昨晚肯定肯定说什么了。

  她故意赌气般的道:“我不想知道。”

  “恩,不想知道就不想知道吧,你下午有节课,吃完饭休息会,好去上课。”

  说完,皇逸泽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云碧露的腰间,转过身继续忙活做饭。

  云碧露还站在原地,看着皇逸泽忙碌的背影,想到一个黑龙党的少主,在这里天天为她做饭,照顾她,其实他也不容易。

  而且昨晚她貌似忘了告诉他地址,后来也不知道他怎么找到的,“皇逸泽,我昨晚看到你,是真的吧”

  皇逸泽切菜的动作一顿,道:“还记得”

  “有点模糊,但是记得。”

  “我以为你会说是做梦”

  云碧露听着有些迷惑,睁大眼睛盯着皇逸泽的后背,犹豫了下,她缓步上前,抱住皇逸泽的腰,道:“谢谢你去接我。”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