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云碧露眉心一会皱起,一会松开,脸色也是变来变去。

  皇逸泽虽然在专注的开车,但是一直在注意云碧露,将她的神色都看在眼里。

  皇逸泽内心有些哑然失笑,刚刚身心灵魂那样的契合,让他有一种满足感,心里的不安和寒气也都被驱散了。

  回去下车后,云碧露腿都有些软,还是皇逸泽抱着她进了公寓,当然在经过电梯的时候,被学校的几个同学看到了。

  云碧露都恨不能钻进地洞去,她将头使劲埋在皇逸泽怀里。

  看着云碧露掩耳盗铃的姿态,皇逸泽很享受她如小宠物一样的猫性。

  抱她进屋后,皇逸泽便带着云碧露将全身都洗了一遍。

  晚饭的时候,皇逸泽自然是做了一桌子好吃的来“喂养”她。

  吃饱喝足后,云碧露自然是回屋睡觉。

  但是睡到半夜,云碧露几乎是被勒醒的,她被皇逸泽抱在怀里,很紧很紧。

  她甚至都能感觉得到,皇逸泽精神不太好,全身有些抖动。

  云碧露心跟着一跳,一个激灵完全从睡梦中醒了过来,“皇逸泽,你你怎么了”

  平日的他,根本不这个样子,而且她抬头看了看时间,现在是凌晨一点多,他难道做梦了

  云碧露使出大力将皇逸泽推开,一只手打开床头的灯,发现,皇逸泽眼圈红红的,泛着血腥之色。

  “你,你怎么了做梦了”

  皇逸泽确实做梦了,他梦到云碧露掉进海水里,很冷很冷,她向他求救,但是他赶不过去,找不到她。

  他整个人就被勒住了呼吸般,醒了过来。

  皇逸泽不说话,云碧露更加焦急,她一下子坐了起来,起身要下地。

  但是却被皇逸泽一把抱住腰,“别走,别离开。”

  “我不离开,我去给你倒杯水,你清醒一下,刚刚那是做梦。”

  连续两天,皇逸泽的精神一直都不太好,后来,云碧露和皇逸泽一起送师父师娘离开e国的时候,她悄然拉住师父,问起来那天和皇逸泽说了什么。

  谷正寻解释道:“你从海中被救出后,后来的一切事情,我都告诉了他。”

  云碧露心尖一颤,怪不得皇逸泽会那样。

  “碧露,如今我和你师父离开,你师父是有些放心的,我们就等着参加你的婚宴了。”

  这一次,云碧露再没任何扭捏,“好,到时候接师父师娘过来。”

  送完师父师娘离开后,云碧露主动陪着皇逸泽送皇鸣林。

  这一次,云碧露对皇鸣林的态度也好了起来。

  皇鸣林也非常和善慈爱的道:“碧露丫头呀,以前伯父很不对,你也别生伯父的气,有时间了,就跟逸泽回岛中看看呀”

  近距离,云碧露看到了皇鸣林的白头发,还有那沧桑的眼神,她心中一阵触动,其实说来说去,皇鸣林也是为了他儿子。

  这个老头为了黑龙党,他失去了妻子,儿子也对他冷冷淡淡,不太搭理,如今他还要讨好她这个未来儿媳妇,其实还是挺可怜的。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