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

  皇鸣林的脸色很阴沉,似乎在憋着火气,这件事他非常的气愤恼火。

  “这件事必须压下去”

  “可是老爷,现在这个消息传播的太快,都沸沸扬扬的了,已经压不下去了。”

  皇鸣林手中的拐杖一下子打在茶几上,将茶杯打的都碎裂在地。

  “噼里啪啦”的声音,在客厅内响起,让某个心腹属下也大气不敢出。

  他已经很久没见老爷发这么大的火了,显然松家的事触碰到了老爷的痛处。

  皇鸣林阴冷的看着自己的心腹属下,“你是怎么办事的连这点事都做不好”

  此属下想解释什么,但他也知道,在老爷发怒的时候,所有的解释都没用。

  皇鸣林继续用拐杖敲着桌面,“这件事必须给我处理好了。”

  “老爷,现在这件事闹的很大,一时半会很难找到解决的办法,除非高层镇压,给所有的新闻媒体和报社施压

  再断网,然后将所有流落出去的报纸收购回来

  可是这样一来,工程量太大,也需要几天的时间”

  此属下的言外之意,就是这件事强行堵住的话,不太可行。

  顿了顿,某属下继续道:“老爷,这样做会引起强烈的反弹,会让整个黑龙党内娱乐媒体对我们高层不满的。”

  皇鸣林现在脑海里全是松家的事情,他其实是越乱,越无法保持冷静和理智。

  他一心想的就是将这件事给压下去,一定不能让松家的事情在闹大。

  都过去二十多年了,也不知道谁有这个胆量重新将松家的事情暴露出来。

  难道真的如报纸上所说的,是松家的人

  可是他确定过,当年松家没有一个人逃出来。

  平日再阴冷再狠辣的皇鸣林,这时候是有些慌乱。

  以前他可以什么都不忌惮什么都不怕,因为他就是党主,他说了算。

  可如今这个时代,当主子的却要时时刻刻注意形象,因为这是新时代,是网络的时代。

  一个不查,就会被网民们抨击。

  想了想,皇鸣林道:“以皇逸泽的名义给娱乐媒体施压”

  某属下一听,有些不敢相信,老爷这是要坑少主

  可转念一想,便不觉得奇怪了,反正老爷是利益之上的人。

  “少主能同意吗”

  “就以他的名义去做,他现在身体那个样子,顾不了这么些,我这个当父亲的自然能替他做主”

  皇鸣林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。

  某属下自然不能有异议。

  他只能照着老爷的吩咐去做,他知道,最近老爷认为少主身体不适,安排的事情越来越不合常理了。

  在松家事情闹的沸沸扬扬时,皇鸣林也有些焦头烂额的,只想着赶快解决这件事。

  他自然也没心思去管别的事了。

  这正是皇逸泽想要的效果。

  在这种时候,谢黎墨和云碧雪也乘坐飞机来到了黑龙党中心岛屿。

  谢黎墨跟皇逸泽汇合后,皇逸泽便着手快速安排北苗宣跟着谢黎墨离开。

  “姐,北苗宣的身体比较虚弱,虽然度过危险期,但是依然未醒。”

  00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